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正文

“无语体师”带你探索生命奥秘        ——湖北科技学院生命科学标本陈列馆揭秘

来源:咸宁市科协 时间:2019-07-02

    近日,湖北科技学院生命科学标本陈列馆被命名为“湖北省科普教育基地”。这是华中地区首屈一指的生命科学标本陈列馆,系我省目前最大规模展示人体奥秘的生命科 学标本陈列馆,凝结了学校几代教育工作者的心血,是全校师生共同努力的智慧成果 。馆里的3000余件标本是培养医学学生的重要教具,是遗体捐赠者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礼物。“他们”亦被称为“无语体师”。 

image.png

三件镇馆之宝揭秘


“他们没有动作,却带着我们探索人体的奥妙;

他们没有表情,却引导我们爱和感恩;

他们没有言语,却教会我们医学知识;

他们始于平凡,安于平淡,终于无私,归于自然。

请大家尊重各位无语体师!”


在温泉校区基础医生院教学楼一楼的生命科学标本陈列馆大门上,《献身医学 敬畏生命》的引导语让人肃穆起敬。拉开陈列馆的铁门,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福尔马林的味道。一列列玻璃柜像图书馆里的书架一样排列开来。玻璃柜上面摆放着泡在福尔马林里、盛在透明玻璃罐里的各种各样的标本。如果把陈列馆比作一个“人体汽车工厂”,你在这里可以找到人体的任何一个“零部件”。身着绿色针织上衣的陈列馆馆长林莉站在参观者面前,像一棵春天的小树,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讲解的声音轻柔动听,让人如沐春风。


本科攻读临床医学,硕博连读专攻人体解剖学的林莉自2017年接手陈列馆来,就大刀 阔斧地进行改革,把陈列馆从校馆变成了面向全社会的科普基地。她带着来访者穿过组织胚胎学专业、病理专业、生物及断层解剖学展区,深入浅出的讲解透露着深切的人文关怀,让人联想到景区的导游。


“这是我们的一个镇馆之宝,展馆里面年代最久远的人体标本。”顺着林莉手指的方 向,我们看到透明的玻璃柜里,陈列着一具干尸。据了解,这具女尸1974年出土于咸 安区马桥镇,经湖北省博物馆专家考察为明末时期古尸,距今已有400多年,出土时头 戴金簪,周边有灯芯草、木炭。专家根据其陪葬饰物推测其生前为员外夫人,去世时 年龄约50岁。这也是目前陈列馆里年代最久远的人体标本。


“这具女尸出土时皮肤完整,现在放在陈列棺里,没有做特殊的处理,但没有发生任 何腐败,这是一个奇迹。和古埃及的木乃伊不一样,这具女尸内脏全在。在没有香油 (或药料)涂尸防腐的方法的情况下,古人是如何存完好,这目前仍是一个谜。”在 向参观者介绍的时候,林莉像是艺术家在介绍珍贵的艺术品。


胚胎学展区的十个标本再现了从两个单细胞——精子和卵子结合成受精卵,到最后形 成一个健康的宝宝的演变过程,在科普优生优育的重要性的同时,向参观的学生们传递出对母亲的感恩之心。弥足珍贵的是,除了正常的胚胎标本,还有各种异常的标本,如连体婴儿胚胎等。“这些标本非常珍贵,除了精细,还是因为他们是老一辈医学者在70年代下乡时,在乡间搜集到的。随着现代医学和伦理学的发展,法律的完善,有些标本已经无法再取得。”


有一组展柜里的每一个标本面前都有一个放大镜。原来,放镜后面呈现的是人体最小的三对骨——听小骨。由于标本太小,必须供助放大镜才能观察清楚。听小骨剥离的难度也非常大,目前陈列在馆里的九对是比较有代表性 的几对,剥离实验的次数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构龋齿标本区则对口腔里18-32颗龋齿进行了搜集、展示。这些龋齿被硬组织切割机快速成0.1-.02mm的薄片,制成的标本形象直观,让参观的小朋友当场表态:“以后一定要少吃糖,多刷牙”。而发明硬组织切割机的人是学院里的方凯教授。“它达到了硬组织硬切(不脱钙)技术要求,既不损伤硬组织的正常及病理显微结构,又达到了硬切的薄度极限,能满足科研和整容的需求,目前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这项发明已经申报了国家专利。”林莉介绍说。


三代人接力建馆


这个陈列馆,凝聚着三代医学人的心血。基础医学院解剖专业退休返聘老师丁继固介绍,20023月,咸宁医学院、咸宁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咸宁学院,学院就建立了人体解剖陈列室。那时只有单独的人体解剖学标本,40平方米的陈列室里,仅陈列着系里的教授们制作的1000多件标本。


2006年,陈列馆新建,负责重建工作的丁继固将几个系的标本集中到一起展示。 他将陈列馆中间的墙拆除,形成一个宏大的空间;在装修时墙纸选用了明朗的棕黄色,彰显庄严的殿堂感;同时,提高吊顶高度,增加射灯照 明,加强排风设计,减少展厅的阴沉和压抑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2017年,林莉接任馆长。她将一个只对医学生开放的普通的人体标本馆变为面向社会的一个科普基地。为了丰富展馆内容,提升陈列馆的趣味性,林莉还在馆中增加了 生物学标本,如蛇、猫、鲸鱼等动作的骨髂标本,吸引小朋友参观展览。在陈列馆的墙上,还挂着学生手绘的人体解剖标本图。有 的按人体的11绘制,精密得像X光拍摄下来的一样。有的同学把人体器官的绘制与抽象艺术相结合,把人体解剖标本图变成了一幅艺术作品。馆中更有个科普机器《运动中的骨髂》,小朋友对着一人高的电子屏幕起舞,屏幕里的骷髅可以跟着运动,让参加者在互动游戏中学习到关于骨髂的知识。


今年,陈列馆里新添置了普救急救知识的心肺复苏(CTR)区域。


林莉说,“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不良的饮食习惯、熬夜的生活习惯都会导致心脏猝死。在生活中,我们确定病人心跳、呼吸暂停之后,在黄金三分钟里,如果你为病人能正确做CTR,病人后期的康复效果会非常好,一旦错过,就很难再挽回了。因为人的神经系统的供血和供氧到一定的时间后,不可再修复。我们国家很多城市急救知识教育相对薄弱,所以, 我们现在也加强CTR操作培训。”现在,只要有团队进馆来参观,讲解志愿者都会带着他们在训练模拟人上一对一地学CTR操作。


三步走打通捐献之路


在馆里的一些标本上,贴着一个二维码。拿出手机扫一扫,你就可以进入二维码演示 科普小视频。这些视频用浅显易懂的一些言语来普及医学知识,1-2分钟就可以学一个 医学知识。这是林莉带着医学院志愿者共同努力推进陈列馆的数字化建设的结果。她每年都会从基础医学院招募了一批优秀的学生,成立志愿者团队,在陈列馆旁简陃的工作室里摸索制作医学科普视频作品。这样就缓解了馆里的讲解员不够的问题,而且参观者可以去了解自己感兴趣的标本,通过视频学习一些医学知识。这些科普视频最高点击率有3-4万,志愿者团队也从最开始的5-6人发展到现在的50-60人。其实这也是为形式所逼。丁继固教授介绍说,以前的一些标本,是上个世纪70年代,破四旧平坟头时,原院长胡松林和原系主任胡圣望带老师去工地捡骨殖回来做的标本。现在馆里的标本主要靠买,但是价格非常昂贵。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标本陈旧、粉蚀 ,需要重新制作、更换。把这些标本数字化只不过是在资金短缺、尸源短缺下的一种“曲线救国”。没有解剖学,就没有医学。医学生在学校里实际操作越多,成为医生后,患者所受痛苦就越少。现在尸源越来越少,已经成了制约教学发展的重要瓶颈。虽然现在有了多媒体教学,但无法替代解剖课。


在去年,陈列馆收到了自建馆以来第一具来自市民自愿捐赠的遗体。捐献者是赤壁市一位60多岁的肺癌患者。他在生前曾多次向当地红十字会表达捐献遗体的意愿,并签订了捐献协议。在他去世后,红十字会辗转联系上湖北科技学院医学院,他的家人含着热泪把他的遗体送到了医学院。其遗体或成为教学标本,或成为陈列室的永久性标本,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和医学生的培养作出贡献。林莉说,“武汉遗体捐献做了很多年,每年捐献量很大。这些捐献者大部分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有一些普通市民,他们认为这样做会让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会让自己的生命得到升华。”


今年,林莉已经把接收遗体捐献列入陈列馆工作计划,她想在前期通过开展遗体捐献社会调查,了解人们的捐献顾虑,再进行后期的宣传、发动,推动遗体捐献机构成立,完善遗体捐献后的许多具体操作环节,如遗体保管、捐献方和接受方的权利与义务,给予捐献者家属更 多的人文关怀等。


湖北科技学院科协常务副主席但汉久表示,不是没有人去做遗体捐献这件事情,而是有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去做。“人都是向死而生的,如果参观者认识到生命科学标本陈列馆是一座科学的殿堂,就不会有畏惧感,他也会意识到:在生命洪流里,死亡是一种形式的落幕,也开启了另一种形式的序幕,捐献遗体对社会是一种新的回报方式,让生命更加有意义。”